余庆人大     余庆政府     余庆政协     余庆政法     余庆党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参政议政
关于法治信访的认识及建议

发布日期:2019-04-11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政协办字号:[ ]


县政协委员  孙祖碧

    一、信访工作现状

  (一)社会现象

  首先请大家随我先看一则网络上流行的一封“家书”:

《我要做你包的那个信访人!》

  我不做你的红颜,

  不做你的知己,

  不做你的爱人,

  不做你的情人,

  不做你的任何人,

  我只愿做你包的那个信访人。

  那样的话你会经常来看我,

  照看我是你的责任,

  我还可以见到你的各级领导,

  你会每时每刻惦记我,

  你会给我送礼物送温暖送金钱,

  每天一睁眼,

  你最想见到的就是我。

  这个世界上,

  你最放不下的就是我,

  只要一见不到我,

  你就会不断的打我电话,

  找我的亲朋好友,

  甚至动用卫星定位系统,

  其实我,只是手机没电关了机。

   

  只要一不高兴,

  我就说“我要去北京”,

  一不高兴,

  就说“我要去省城”,

  一不高兴,

  就说“我要去上访”!

  不管你有多忙,

  不管你内心是恨我也好爱我也罢,

  我要到天涯到海角,

  我要去天山去西藏,

  你都得陪着我。

  我可以随意发脾气,

  可以骂你可以折磨你,

  可以随时虐你千百遍,

  但是你,

  只能始终要对我如初恋。

  只要你敢对我一丝丝不好,

  我就会躲起来,

  让你内心充满煎熬,

  让你动用一切可以的手段把我寻找。

  我开心,

  你陪我去北京,

  我不开心,

  你哭着喊着追着我去北京…

  随时,

  我们都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带着你,

  你带着钱…

  或是我不带着你,

  你非要追着我,

  带着钱…

  我要做你包的那个信访人!

  关于这一则“家书”,不知在座各位听了有何感想,于我而言,这则“家书”既写满了信访干部的心酸,也体现了信访工作法治化建设不健全,法治信访制度措施改革跟进迫在眉睫。

  “法治信访”——迫在眉睫,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窗体顶端

  说起信访,首先想到的场景是在党政机关堵门、打横幅、呼天抢地地哭闹、围攻国家工作人员等等。于是乎,我们经常能在网站和论坛上看到:出车祸了不找交警队,找党委政府;打架死了人,不找派出所,先把死人抬到乡政府;治病死了人,不找法医鉴定,披麻戴孝闹党政机关……

  在这里我们一起来看一则真实的故事:

  2010年8月,《法制日报》报道了一件事,湖北孝感市中院助理审判员冯某,因妻子是一个工作10年的后勤工人,被孝感法院清退,将法院告上法庭,案子迟迟不立。一连三天他身穿法官服、胸配国徵站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门口,手举一个大大的“冤”字牌“上访”。

  一个堂堂的法官在面对司法困惑时,依然选择“信访不信法”,请问在座各位,作何感想???    这说明,在法治信仰不彰显的社会,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弱者或者滋长“弱者心态”,要想化解这种维权之困,唯有以法治化手段,才能让每一个普通人的合法权益都能得到保障。因此,今天我们很有必要在这里共同学习了解法治信访。

  (二)余庆县2014年以来的信访现状分析(PPT见柱状分析图)

  柱状图解说:根据统计图来看,2014年以来,余庆县的信访批次和来访人次逐年呈上增趋势,其中重访集体访趋势明显,在2017年、2018年达到近几年来的最高峰。尤其以城乡建设、征地安置、林权和土地承包权、民生扶贫领域信访事项居高不下。这些信访事项逐年递增,且很多是可以通过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按照行政程序处理,或者按照诉讼程序处理的,信访事项居高不下,根源在哪里呢?我们需要就存在问题进行分析。

  二、信访工作存在问题分析

  当前信访工作存在的最大困境和问题是“信访不信法”、“信上不信下”,最终主要体现在信访涉及范围扩大化、信访表达渠道高层化、信访表现方式非理性化、信访解决途径非终结化等方面。

  (一)信访涉及范围扩大化

   一段时期以来,信访工作权责界限不清,民间戏言:“信访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只要发生矛盾的,群众便会找信访解决,领导会认为是信访部门的责任,上访便成了解决各种诉求的“最好”途径。

  (二)信访表达渠道高层化

  就目前我县的信访形势看,信访群众通过网访的方式向国家、省、市信访局及其他行政机关反映诉求,再转交办的信访事项占70%,直接在县委群工委(县信访局)及乡镇(街道)和部门反映的信访事项只占30%。也就是说,大多数信访人对最了解群众情况的基层政府没有建立良好的信任度,更乐于向不了解实际情况的高层机关信访以寻求帮助。

  (三)信访表现方式非理性化

  现阶段,群众信访除了网访以外,最大的部分是重访和集体访。缠访、闹访和集体访一般情况下是信访者的信访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去寻求一些非理性手段引起更高一级政府机关的注意。比如余庆县的“老运动员”胡某,以前的典型信访代表人物熊某、张某。一般情况下,政府对这些人物都以宽容的态度对待处置,且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主要采取安慰的方式最大限度地解决其生产生活困难问题。虽然有时候不能解决其实质问题,但是由于没有对应的法律法规严厉打击,不能对其形成有效的约束力和震慑力,反而带动了一批正常上访而无法使问题得到解决的信访人从中得到暗示,变相鼓励了非理性信访行为。

    (四)信访解决途径非终结化

  虽然信访事项有三级信访终结制度,但是部分重访、缠访人员已经三级信访终结,依然在不断上访,比如松烟镇的甯某。甚至有签订息诉罢访的个别人物还在借机上访,比如龙溪镇的杨某。根本原因就在于对终结解决没有形成法律保护和有效的法定约束。

  三、法治信访的认识及建议

    (一)法治信访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1.法治信访的“前世”——信访制度的建立和发展

  信访古亦有之,这是中国悠久历史,特别是长期社会管理高度中央集权和权力一元体制下形成的特殊文化现象,官与民都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即:有事告官,官要为民做主。历史上“告御状”“拦官架”等更成为戏文中伸张正义的重要形式,在群众中喜闻乐道。

  1951年6月7日,政务院颁布《关于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中国特色的信访制度正式确立。    1971年《红旗》杂志刊登了《必须重视人民来信来访》,首次公开把人民来信来访称为“信访”,把处理人民来信来访工作称为“信访工作”。    1982年宪法明确“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1995年,国务院颁布了《信访条例》。    2005年,国务院修订颁布了现行《信访条例》

  2. 法治信访的“今生”——积极运用信访法治化思维和法治化手段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信访工作制度,实行网上受理信访制度,健全及时就地解决群众合理诉求机制。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的要求;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从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高度提出“把信访纳入法治化轨道,保障合理合法诉求依照法律规定和程序就能得到合理合法的结果”;

  3. 法治信访的“未来”——法治信访的实施路径和举措

  (1)司法体系路径——诉讼程序    2013年(12月)以来,中央大力推行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明确实行诉讼与信访分离制度,把涉法涉诉信访从普通信访事项中分离出去,由政法机关依法处理,各级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2)行政体系路径———依法分类行政程序处理、信访程序兜底处理:    2014年(8月)开始,国家信访局会同国务院法制办推行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26个省份出台了分类处理工作规程。在此基础上,2017年7月,国家信访局制定出台了《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规则》,目的是在行政体系内部厘清信访和其他法定途径的界限。2017年10月,贵州省信访局制定了《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细则(试行)》。当前,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正在“法治信访”的轨道上规范运行。

  (二)法治信访工作建议

  1.进一步明晰信访部门的职能和定位。要解决好信访 “大包大揽”的怪象。一方面要明确信访部门的法定职责,明确把不适合用信访解决、不属于信访范畴的事项“请出去”;另一方面要明确信访部门法定权利,即把属于信访部门的分内事好好管起来。

  2.进一步理顺信访行政机制和渠道。进一步强化“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基本原则,形成本级信访机构受理调处本级社会矛盾,上级信访机构核查、纠错、问责的良性机制。对现行信访体制进行改革,以加强现有信访机构、提高工作效能作为目标,将信访机构设置为党委部门,以进一步提高权威性,增强综合协调的职能,摆脱现有的尴尬地位。(新一轮机构改革中正在落实)

  3.进一步加大对行政权力的约束。建立信访问题“事前预防、事中化解、事后总结”机制,将己形成的“矛盾纠纷排查”“信访评估”“评议化解”等有效经验固化下来,做到“未病先防”“有病即动”“病后防治”,防止同类问题再次发生。

  4.进一步完善信访事项的终结退出机制。《信访条例》规定“信访人对复核意见不服,仍然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然而在现实中却活跃着这样一个群体,“以上访为谋生之道,长期缠访闹访”。每逢重大政治敏感期就会跳出来越级上访,给当地党委、政府施压,以访牟利。因此,完善并落实好信访事项的终结退出机制非常必要。

  信访问题的本质就是法治问题,解决信访问题关键要从法治切入,我们需要从源头引入法治理念,运用好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信访,将信访的矛盾纠纷在最初就引入法治的轨道,建立完善的“导诉”机制,直接进入法律渠道解决,依法受理,依法办理,依法解决,让群众发自内心感受到法律的力量和带给自己的公平正义,真正达到解决问题,消灭问题的目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政协余庆县委员会 承办单位:余庆县政协办公室
地址:余庆县白泥镇步行街17号 电话:0852-4704329 传真:0852-4704329 邮编:564400
网站建设:贵州新网科技 管理维护技术支持:余庆县政府信息中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